最新情報

南非酒店造夢人索爾-柯茲納逝世


By BringYouの羊

索爾生於1935年,逝世於2020年,他在全球酒店行業留下不可磨滅的印記

倫敦2020年3月24日 /美通社/ — 全球最具創新精神的酒店經營者之一兼南方太陽酒店集團(Southern Sun)、南方國際集團(Sun International)和柯茲納國際集團(Kerzner International)創辦人索爾-柯茲納(Solomon (Sol) Kerzner)因癌症在南非開普敦的柯茲納家族宅邸Leeukoppie Estate去世,享年84歲。索爾堪稱酒店和度假村行業的巨頭,一直特立獨行的他重新定義了全球綜合度假勝地的規模和範圍。 

Nelson Mandela and Sol Kerzner (OneOnly Cape Town Launch)


Nelson Mandela and Sol Kerzner (OneOnly Cape Town Launch)

 

Sol Kerzner


Sol Kerzner

作為俄羅斯移民後代,索爾於1935年出生在南非約翰內斯堡。索爾是家中幼子、唯一男孩,上面有三個姐姐。他來自貧困社區的工薪家庭,長大後卻成為南非最有影響力的企業家之一。索爾創建了南非最大的兩家酒店集團南方太陽酒店和南方國際,並因打造了前所未有的豪華酒店,揚名國際,讓南非以及毛里求斯、馬爾代夫、巴哈馬、杜拜和其它國際知名旅遊目的地的旅遊業開啓了新的篇章。

12歲時,索爾入選了約翰內斯堡交響樂隊(Johannesburg Symphony Orchestra)。同年,他開始學習拳擊,最初只是因為貝茲山谷(Bez Valley)郊區治安不佳,他想擁有自保能力,但之後他真正迷上了這項運動。更不用說,他榮獲金山大學(University of the Witwatersrand)的會計學位之前,已經是校隊次中量級拳擊冠軍。索爾年幼時就已經顯露出男人的睿智和堅定。

作為一個大部分時間生活在公眾視野中的名人,索爾卻出人意料的低調。他的前同事和合作人對這位名人的奮鬥精神和勇氣都贊不絕口,但很少有人知道索爾也有柔情的一面。

1962年,索爾決定放棄會計工作,並買下了南非德班一家名為阿斯塔特(The Astra)的小旅館,從此開啓了自己的酒店職業生涯。索爾很快將這家破舊的小旅館改造成當地最受歡迎的酒店之一。這一成功進一步激發了索爾對不斷創新的渴望,並展現出60年職業生涯中標誌性的獨創力。

當時年僅26歲的索爾認為,南非的酒店服務有望迎來質的飛躍。儘管沒人認同他的計劃,但索爾取得了重大突破,他在烏姆蘭戛洛克斯(Umhlanga Rocks)成功建成了比弗利山莊(The Beverly Hills),這是南非首家五星級酒店。索爾再次打破「不可能」的舊觀念,將比弗利山莊建在德班以北的一個荒蕪沙灘上。這家酒店引起轟動,為他贏得了南非傑出酒店經營者的聲譽。他在德班海邊又建造了擁有450間客房的宜容格尼(Elangeni)酒店,然後與南非釀酒公司(South African Breweries)合建了南方太陽酒店集團。到1983年,這家酒店集團共經營30家豪華酒店,客房數量超過7000間。

索爾最具紀念意義、最具爭議性的成就當屬太陽城。太陽城位於約翰內斯堡以北,當時那裡既沒有道路,也沒有基礎設施。索爾構想並建造了整個非洲最宏大的度假項目。從1975年開始的十年內,他建造了四家酒店、一個人造湖、加里-皮亞(Gary Player)設計的兩個高爾夫球場,以及一個娛樂中心。該娛樂中心擁有可容納6000名觀眾的室內表演場,皇后樂隊、Frank Sinatra、Liza Minelli和Shirley Bassey等世界知名藝人都曾在這裡演出,這裡還舉辦過規模宏大的世界級賽事和精彩活動。索爾再次不顧反對者的意見,培訓出一批最優秀的服務人員,並讓太陽城遠離種族隔離主義。即使是最憤世嫉俗的海外記者也不得不承認,這個大型度假村的運作與種族主義無關。

從最早建造的酒店開始,索爾就一直堅持帶給顧客驚艷感。當他在德班、毛里求斯或巴哈馬群島為酒店選址時,如果沒有被這個地點「驚艷」,他就會毅然離開,去尋找另一片海灘來建造酒店和度假村。「第二好」或「足夠好」從來都不是他的選項,他旗下位於博普塔茨瓦納和杜拜的數千名員工亦是如此。索爾罕見的創造力和敏銳的商業頭腦讓他在南非聲名遠揚。

1994年,南非第一次民主選舉後,新當選總統納爾遜-曼德拉(Nelson Mandela)請索爾為總統就職典禮安排貴賓活動,當時全球大多數領導人和國家元首都出席了就職典禮。這是一個特殊的時刻,讓索爾與那位全球知名的國家領導人的關係更親密。納爾遜-曼德拉總統曾這樣評價索爾:「他讓每一個所到之處都變得更美好。索爾,謝謝你改變了我們的世界!」雙方真摯的友誼一直持續到2013年曼德拉去世。

1994年,索爾收購了巴哈馬群島的天堂島度假村(The Paradise Island Resort),這是他在非洲地區以外的第一次大型收購。在這裡,他啓動了一項重大的改造擴建項目,將這家破產的酒店改建為奢華的亞特蘭蒂斯度假村(Atlantis Resort)。這是一個擁有2300間客房的豪華度假村,修建了世界上最大的人造海洋館,以及加勒比海最大的賭場。亞特蘭蒂斯度假村以鮮明的主題、故事和神話傳說吸引了各年齡段的遊客。之後,亞特蘭蒂斯的The Cove和The Reef酒店又增加了1100間客房。

那時,索爾說服自己的兒子布奇(Butch)放棄了在企業金融領域的大好前途,加入了自己的公司,父子倆開始強強聯手,公司更名為柯茲納國際集團。索爾和布奇在全球酒店行業叱吒風雲。1996年,父子倆建立了他們在美國的首家賭場度假村The Mohegan Sun,如今這個度假村依然是北美最大的賭場娛樂綜合體之一。

在談到索爾的全球成就時,他的好友、在柯茲納旗下多家企業工作了20年的員工伊恩-道格拉斯(Ian Douglas)評論道:「索爾集創造性的才能、精明的商業頭腦和充沛的精力於一身,這點十分難得,他把心血傾注到自己的每一筆生意中。他的任何創意都不乏味,他不為錢財所動,只追求成功。他總是不斷突破,在全球建造更大、更好的全新項目,不僅獨特,而且要求更高、更令人興奮。」

隨後,索爾和布奇成立了One&Only Resorts(唯逸度假酒店)品牌,該品牌在巴哈馬、墨西哥、毛里求斯、馬爾代夫、南非和杜拜建成了多家榮獲獎項的豪華度假村。秉承索爾一貫以來追求創新和完美的個性,每家One&Only酒店不僅在設計和氛圍上獨一無二,還樹立了全新的休閒奢華度假村標準,在每一處細節上為客人提供最佳體驗。

2006年,布奇在多米尼加共和國選址時不幸死於直升機墜機事故,當時他剛剛升任柯茲納國際集團的行政總裁。當時索爾身為柯茲納國際集團的執行主席,他決定重新擔任行政總裁,繼續為公司效力,完成他和布奇的夢想。

索爾的終生摯友傑夫-魯賓斯坦(Jeff Rubenstein)還清晰記得那些艱難歲月:「索爾相信,不管你來自哪裡,只要堅持,就會成功。他從不以自己的困境或不幸作為失敗的藉口。如果不幸造成了索爾的負擔,努力工作就是他的破局之道。他自己總說’你必須繼續努力’。」

索爾繼續在全球範圍內發展亞特蘭蒂斯品牌,並建造了杜拜棕櫚島亞特蘭蒂斯酒店(Atlantis, The Palm in Dubai)。造價高達15億美元、設有1500間客房的度假勝地坐擁中東地區最大的水族館和水上樂園,奢侈品店鋪和國際知名主廚坐鎮的餐廳也是一大亮點。2008年末開幕時,這裡綻放了一場全球規模最大的煙火,盛大的開幕式備受國際傳媒稱贊,並吸引了世界各地的名人和遊客。

2009年,索爾重返非洲,在摩洛哥建立了擁有500間客房的邁茲根海灘度假酒店(Mazagan Beach Resort),並在著名的V&A Waterfront建成了開普敦One&Only酒店。在開普敦One&Only酒店營業時,索爾說:「我最近回到比佛利山莊,很高興看到那裡的員工中有六位從1964年就為我效力。這仍然是一家非常出色的酒店。我認為人們應該明白:月有陰晴圓缺,人有悲歡離合。當我回顧過往,回想自己有哪些失意或遺憾,並不多。我認為自己很幸運,擁有了一段多姿多彩的人生。」

「我的人生之旅很精彩。人生起起伏伏,我始終堅定自己的追求。我無法想象自己做其它事,這段人生路已經太棒了。我經商的每一天都很快樂!」

2010年12月,索爾對酒店業的熱情得到女王的認可。在女王壽辰的授勳名單中,他被授予聖邁克爾和聖喬治騎士指揮官勳章(KCMG)。索爾從不使用這個榮譽頭銜,當人們尊稱他為「索爾爵士」時,他總是不習慣,忍不住笑起來。

2012年,One&Only集團宣佈在中國、澳洲和黑山共和國發展項目,次年又宣佈在中國海南島建造第三家亞特蘭蒂斯度假村。該集團還計劃為亞特蘭蒂斯杜拜酒店新增800間客房,並為Royal Atlantis開發項目擴建230多套豪華住宅公寓。索爾負責柯茲納國際集團這些新項目的規劃和設計。

2014年,索爾最終決定退出柯茲納國際集團,並辭去公司主席一職。

索爾對國際度假村產業的影響力不容小覷。從最初的名不見經傳開始,索爾的職業生涯跨越了60年,在超過12個國家建立了80多家酒店和賭場。他的決心、毅力和非凡的創造力真正改變了綜合目的地度假行業,他的行業影響力已經遍布全球。

作為國際知名人士,並需要保持良好的商業聲譽,但索爾一直十分顧家。他的女兒安德里亞(Andrea)回憶道:「爸爸讓我們知道了家很重要,不管多忙,他都會抽出時間陪伴家人。他會在重要會議中途接任何一位家人的電話,或飛越半個地球去參加孫子的生日聚會。對爸爸來說,家庭就是他的一切,他的快樂源泉。」

索爾逝世後,他的孩子安德里亞、貝弗利(Beverley)、布蘭登(Brandon)和尚塔爾(Chantal)和10個孫輩將秉承遺志,繼續前行。他的長子霍華德-柯茲納(Howard ‘Butch’ Kerzner)於2006年去世。

索爾-柯茲納的遺體將在一個小型私人葬禮中下葬,只有直系親屬出席。

欲知詳情,或更多評論,請聯繫

The Phoenix Partnership的Nicole Felix
電郵:[email protected]   
電話:+27-82-733-8696

圖片 – https://mma.prnewswire.com/media/1136339/Nelson_Mandela__Sol_Kerzner.jpg     
圖片 – https://mma.prnewswire.com/media/1136340/Sol_Kerzner.jpg